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明星系列 >

实验品任港秀

时间:2022-05-20 08:0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回到基地,我已经软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,连A片叫我把录影带拿出来也想赖理,A片便对我说:“霸邪,你今次只是第二次行动,就迟了回来。2号和3号先生都颇有微言呀。”

“我那样又有什么问题?”似乎我的态度确实不太好,毕竟A片是长辈,在组织的经验也比我多;他叹一叹气,收起平时的阴湿的笑脸,坐在我旁边:“2号和3号先生其实都是担心你,加上你还未成‘王’;因为在这里,特别是几年前女艺王事件之后,大家都很注重纪律的,尽管其他的王经常出了差,他们都会准时汇报的。”

我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;A片又说:“总之,记着,不要在组织内把一件事弄大,特别是不要让10至19号的人物知道……”

“10至19号的人物?”

A片停了一停才说:“他们全都是杀手,直属Mr1的手下,他们神出鬼没,可以是组织内的基层人员,也可以是组织外的人,甚至曾传过其中一王是他们一人乔装的,没有根据,也没有人能查证。”

我开始兴奋起来,疲意全消,看来我加入了一个有很多刺激秘密的组织,我不禁追问:“他们也很厉害的吗?”

“不知道!”A片直接地说:“老实说,我们只见过其中一个,12号,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,当年女艺王想藉成龙大哥与女艺人的绯闻,与某一些娱乐圈势力勾结,推翻组织及偷取组织内所有女星的资料,以控制娱乐圈,但失败了,12号在女艺王逃走时枪伤了她,只有这一次,再也未见过他,也未见过其他1字头的杀手。”

A片见我精神不知去了那里,便拍一拍我,用他例牌邪笑对着我:“看来你这三天玩得不亦乐乎,我去找杯茶给你喝,你休息一下吧。”说罢就走开了。

我十分有兴趣这个组织的历史 — 女艺王是谁?以前发生过什么事?1字辈杀手真的这么神出鬼没?其他的王由是如何?还有……Mr1是什么人……?

“嗯嗯   ~~”女性的呻吟声……?我静心地竖起耳朵听,房中鸦雀无声,忽然间,又是同样地女性呻吟了几下,不会错的,声音来自我右手边的房间;其实上,基地内会多少设施和房间,我也不清楚,只知大门后一入就是情报房兼会议室,一边就是这间休息室,另一边就是茶水部,我就是只知这么多。

单是这间休息室就可再通去几间房间,每道都是木板门,我尝试打开声音来源的房间的门,发觉并没有锁上,由于我已经有了上次的实战经验,我已经能够偷偷进入房间而不被人发觉。

甫一进房间,我就躲在一张长桌后面,即时因我发现的新大陆而呆了,房间内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性玩具和器具,不论是男性用的假阴道还是女性用的电动阳具,看得见的,也有数十种放在柜内;房中还有一张酷似医院手术床的床,一名女人躺在上面,我仔细地看,她竟然是无线艺员任港秀!

该说,任港秀是被绑在床上才正确,她虽然还穿着整齐的衣服,但她的双脚脚踝与膝头以及双手手腕,都被锁实在床上,她双手双脚张开,大字体躺着,而她的的嘴也被SM用的堵塞球绑着,由于那张特别的床是微微弯起的,可以清淅看见任港秀的样子,是十分的难堪,因为一名健壮的男子从床底找出一枝电动阳具,抵在任港秀裙内的隔着内裤的阴唇,不断震动。

任港秀拥有天使般的脸庞已经红了,而她的魔鬼身材却也不停扭动,胸脯也不停起伏着呼气;我当然不知道为何她会在这里,也不知为何会被绑在床上,不过我也赖理会,只见那男人把任港秀的白恤衫扯开,又不断从床边找出电动棒,转眼间,已经看到七、八枝电动棒在任港秀身体如胸部、大脾各敏感部位打圈震动,任港秀面对身体四面八方传来的刺激,显得无能为力。

不过那男人面对如此春色却毫无反应,只是严谨地每隔一段时间就把任港秀的反应和电脑的数据记录下来,我实在觉得奇怪,忽然间,有一通讯传入房间:“9号先生请到大厅,9号先生请到大厅。”那男人听了,不耐烦地把文档放下,从另一边门出外了。

莫非这人就是9号“器械王”?若是真的,那么很有可能他正在做实验,而任港秀就是实验品了。

我走近任港秀,察觉还有人在的任港秀好不容易才张开眼望过来,她不断向我抛眼色,我便把塞着她嘴巴的堵塞球拉下,重得“言论自由”的任港秀哀求我:“求……求求你……放过……啊……放我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啊……”

要放她?我怎能向9号先生交代;反而我在想,不时看到任港秀性感照片的杂志封面,其实她不俗的面蛋下,骨子里定是很淫荡的吧,现在器械王又不在,不如就让我试试,“天使脸孔、魔鬼身材”的任港秀是否真的不辱其名。

我立即说:“不行!实验还要继续!”任港秀听后吓得猛力摇头挣扎,但她全身根本用不上力,可以让我为所欲为。

我拿开所有放在任港秀身上的震动棒,任港秀得到短暂的舒缓,但很快我就一手扯破了她的奶罩,两个丰乳即时弹了出来,原来任港秀早已经被刺激得凸起乳头,我看见了,岂有不榨不摸之理,两手紧紧握着她的乳房,上下左右不断打圈地搓,任港秀急速喘气。

甚有手感,我便一时用力象要粗暴地榨爆任港秀“波波”似的,一时又温柔地轻抚她红肿的乳房,任港秀完全无所适从,惟有握实拳头,侧着头不停发出“啊啊”的呻吟声。

我整个人爬上床上,差不多压着了任港秀,双手还是榨着她的乳房,口不停地吻她滑滑的脸颊,又伸出舌头,来回舔她的耳珠,任港秀身体不停抖动呼应我的挑逗,我索性用舌头伸进她张开了呼气的嘴巴,舔她的嘴唇和牙齿,我知道任港秀已经情欲高涨,她欲拒还迎把舌头轻轻伸出,我就与她互相吐舌。

手是享受过了,轮到我的嘴巴了;舌交战后,我便爬下来,狂吻任港秀左边的乳房,又用舌头舔,她乳房上尽是我的口水;而我腾出来的加手,已经伸到她的下面,隔着内裤就摸她的阴唇,她内裤的布都早已经被她自己的淫水弄湿了,但任港秀似乎还有些抗拒,微声在叫:“啊……不要……”

我当然不会停止动作,任港秀的两腿因被锁着而大大地张开,我不放过机会,就把她湿淋了的内裤拉下,手直接了当抚摸她的阴户,她爱液如泉一样洒满了我的手,而我也用嘴唇含着她激突的乳头,稍微加压,任港秀已经气喘,我再用舌尖舔她的乳峰,她更加发情呻吟。

“正!不知她下身的反应又是如何?”我一边想,便一边找出电线连着床底的震动棒,一手就由下面插入任港秀的屁道;“哗!”任港秀大叫一声,刺激得阴液即时从前面的淫洞喷出,她死命地叫:“哗!好痛啊!不要啊!救命啊!”她越是叫得厉害,我越是兴奋,把这枝插她屁眼的震动棒插得更入,震动度亦较得更大,任港秀只有哇哇大叫,我便把另一枝震动棒插入她的阴道。

“啊啊呀……我……哗……好痛啊……我泄……我死啦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塞在任港秀她阴道内的震动棒没有前后行动,但单单是强烈的震动已令她死去活来,密汁在震动棒与她阴道肉壁的缝隙中流出,我把这枝震动棒一推,震动棒准确地落在任港秀的G点上,连续的电击,使她不胜负荷,连身体也拱起来。

“啊呀 ~~~ 我……啊啊呀……我……啊!不要啊!啊啊啊啊!”

我在任港秀快要崩溃再泄时,一手就把震动棒扯出,即时间,淫液被她收缩的肉壁排挤出来,鸣鸣喘气的任港秀一方面因前面得不到快感而感空洞,另一方面,为她肛交的震动棒又为她带来痛楚和刺激,任港秀显得到喉不到肺,辛苦地叫:“求求你…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我还想要……”

我便把沾满了她密汁的震动棒插入她的嘴中,任港秀毫不犹疑就把她含着,只见她双眼无神,她也不停用舌去舔,象是享受地吞下自己的密汁。

我也不犹疑,裤子已经脱去,是时候让“弟弟”享受一下,抓住任港秀的大脾,就把期待已久的阳具插入她的阴道,她的阴道还是狭窄非常,肉棒与肉壁相磨,任港秀立刻疯狂摇头;我不着急地慢慢推动,任港秀却不得要领般“嗯嗯”发响。

我见到任港秀的淫样,就开始加快一点抽插速度,重复浅浅浅深的推进模式,准确地顶上她窄窄阴道的尽头,任港秀越发难受,我就一边抽插,一边把塞在她口中的震动棒拿走,任港秀已经急不及待哀求:“求求你……用力一点……加快一点……啊……我要爽……”

“嘻嘻,说句‘我是淫娃’来听听。”

任港秀被吊胃口,只得跟着叫:“我是淫娃!我是淫娃!”

我又说:“你是淫荡兽!”

“我是淫荡兽!任港秀是淫荡兽!”

任港秀已经彻底被欲火冲昏了!我便把手中的震动棒,放在她的乳沟内,抓着她的双乳在榨,一边模拟乳交,一边借力把阳具抽送得更加顺畅;任港秀死命地扭腰配合,又不断高呼:“好啊!啊啊啊呀……泄啊……好爽啊……啊啊……”

“我要射死你!”

“啊呀……射吧……射满我……用你的精液射满我的……子……宫……啊啊啊啊啊!”

我把宝贵的精液毫不保留地灌进任港秀的体内,她就在我把阳具抽离的一刻昏倒了……

我把裤揍好,本想转身就走,怎料老伯和3号先生,还有器械王和A片都无声无息地站在我后面,老伯严厉地说:“霸邪!你知不知道我们用了很多时间把任港秀捉回来让器械王做实验,现在却被你弄坏了!”

我不敢说话,连那个象是神经质的器械王想对老伯说话也被阻了:“器械王请不要为他说好话,每次有人犯错你都会说好话,但今次不行,霸邪配有代号之前必须要懂得控制自己。”听罢,我知道我离“7号”这数字又差一大步了,结果真的是,老伯下命令:“两星期内不准霸邪接任何任务!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